郑州金水脑康中医院是经上级卫生主管部门审批成立的一所集医疗、预防、科研、康复为一体的现代化中西医结合精神心理专科医院,是省新农合市医保定点单位。经过多年的发展,医院汇聚了一批在精神心理学、中医学等领域专研多年、临床经验超30年的医生——以朱玉主任领衔的精神心理诊疗团队,取得丰厚的医疗成果。

医院设有心理咨询、心理测试等配套科室,配有国际先进的物理治疗设施和传统中医治疗设施和方法,病房环境舒适、整洁、安全、每层设有标准病房,配有空调、电视、WiFi,独立洗手间。病区设有患者活动场所,配备健身器材,乒乓球桌、读书角、桌球、象棋盘等设置,通过形式多样的文娱活动帮助患者早日康复,回归家庭和社会。

我院全体医务人员,为把医院建设成为辐射中原、综合服务能力更加强大的现代化专科医院而不懈奋斗。

精神分裂症遗传因素新探

文章来源:郑州金水中医院 时间:2021-07-05

半个多世纪的研究证明,遗传因素在精神分裂症的发病机制中起着重要作用。通过系谱调查发现,遗传因素是精神分裂症可能的质量因素,血缘关系越近,风险率越高。寄养儿童的研究也支持遗传因素在发病机制中起作用的观点,它还表明非遗传因素的作用不应被忽视。多方研究证实,遗传因素的影响大于环境因素和其他因素。

家谱调查:

家庭研究

国内外不同地区的家庭调查显示,精神分裂症患者近亲中的患病率比普通居民高几倍。与患者的血缘关系越近,患病率越高。恩斯特鲁宾(1916)在慕尼黑进行了一项早期家庭调查,他发现患者的兄弟姐妹中这种疾病的患病率很高。Kallmann(1938)调查了1087个精神分裂症先证者家庭的发病率,发现不仅兄弟姐妹的发病率较高,子女父母的发病率也较高。各级亲属间发病率为4.3% ~ 16.4%,其中儿童16.4%,同胞11.5% ~ 14.3%,父母9.2% ~ 10.3%。上海(1958)调查了1198例精神分裂症患者的54576名家庭成员,发现父母和同胞精神分裂症患病率较高。患者亲属的精神疾病患病率是普通人群的6.2倍。根据舒尔茨和卡尔曼对65个家庭的调查,父母双方都是精神分裂症患者,儿童的发病率为35% ~ 68%。Gershoon(1988)采用DSM-ⅲ诊断标准对既往家庭调查结果进行回顾性研究,发现精神分裂症先证者一级亲属的发生率为3.1% ~ 16.9%。此外,精神分裂症患者亲属中情感障碍的患病率并不比正常人高。以上调查支持遗传可能是精神分裂症的病因,但仍不排除家庭环境因素或家庭成员精神行为异常、无法正常交流的影响,因此仍需后续研究。

(二)孪生研究

在医学遗传学中,孪生法是一种有效的方法。单卵双胞胎(mz)获得的遗传信息几乎相同。但双胞胎(dz)获得的遗传信息不一样,但妊娠条件一样,宫内环境一样。因此,遗传病中mz的共病率应高于dz。早期的双胞胎研究是由luxenberger(1928)在慕尼黑进行的,他发现在19对mz中,共发病率为58%。然而,在13对dz中,没有一对kallmann(1946)在纽约的双胞胎调查中有类似的结论。在这个样本中,有mz174对mz和dz685对dz。MZ和开发区的共病率分别为69%和10%。年龄调整后,发病率分别为86%和14%。国内研究者惠泰(1982)报道了50对精神分裂症双胞胎的结果。mz的合并发病率为46.4%,DZ的合并发病率为18.2%。虽然上述数据具体数字不同,但发现mz的共病率比dz高3 ~ 6倍。日本Inoue的研究表明,单独抚养的单卵双胞胎的共病率并不低于同家族抚养的单卵双胞胎,说明遗传因素是精神分裂症的危险因素。然而,一些研究得出结论,如果单卵双胞胎单独长大,疾病的一致性会在一定程度上降低,但这种观察仍然很少。这种差异说明了环境因素的作用。虽然很多数据得出mz的共病率高于dz,但仍有相当一部分mz患有不同的疾病,这也提示很难消除环境因素的影响。因此,疾病的形成既受内部环境(遗传条件)的影响,也受外部环境(周围条件)的影响。

(三)寄养儿童研究

寄养儿童研究是区分遗传因素和环境因素的作用。家庭调查和双胞胎研究支持遗传因素的作用。但不能排除环境因素的作用,较高的发生率可能是由于家庭成员精神行为异常所致。寄养儿童研究可以进一步澄清。为了排除这种疾病的发生受家庭环境影响的可能性,heston(1966)将47名患有这种疾病的母亲的孩子在很小的时候就送去寄养,由健康的父母抚养,并与50名健康父母的孩子进行比较。成年后,实验组精神分裂症患者5人(患病率为10.6%,年龄调整后为16%),病态人格22人,对照组病态人格9人。

Rosenthal等人(1971)对丹麦的寄养儿童进行了一项研究,发现在父母患有精神分裂症的69名寄养儿童中,有13名(18.8%)患有精神分裂症、边缘型或分裂型。在健康父母的79名寄养儿童中,8名(10.1%)为边缘型精神分裂症或人格障碍。

Wender(1974)进行了一项跨寄养儿童研究,发现10.7%的寄养儿童出生后患有边缘性精神分裂症或人格障碍。

Klety(1968,1971,1975)主要以不同的寄养儿童为指标,调查他们的亲生父母和寄养父母,甚至这两类父母的家庭疾病情况,最早在丹麦进行。结果精神分裂症收养儿童的亲生父母共病率为8.6%,养父母共病率为2.8%,对照组分别为1.9%和3.6%。Klety进一步调查了出生后一个月内与亲生父母分离的被收养儿童,发现精神分裂症被收养儿童的亲生父母和养父母的共病率分别为9.7%和4.5%,而对照组被收养儿童的共病率分别为0和1.9%。之后,研究了精神分裂症被收养儿童家庭中父母、兄弟姐妹、同父异母兄弟姐妹和其他亲属的共病率,结果显示精神分裂症被收养儿童亲属中的患者数量或患者的家庭系数。klety(1976)对寄养儿童家庭的研究,以及国内cha fushu (1984)和罗(1986)的研究结果也支持遗传原因和环境因素对寄养儿童的发病没有根本影响,但并不否认特殊的养育环境对精神分裂症的发生有一定的影响。

综上所述,对家庭、双胞胎和寄养儿童的研究可以证实精神分裂症的一些遗传原因,也可以证实其他原因的存在。但具体遗传内容不明确,考虑可能与生化缺陷和倾向性人格结构或倾向性人格发展有关。

精彩推荐
热门问答